年輕時看遠,中年時看透,老年時看淡 。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這是李白為范蠡寫的兩句詩。

在李白心中,范蠡是高不可攀的偶像,也是終其一生想要變成的模樣。

史書評價范蠡,是華夏五千年以來絕無僅有的完人。

而他的一生,可用三句話概括:年輕時看遠,中年時看透,老年時看淡。

范蠡出生于楚國宛地的底層,宛地雖然偏遠貧窮,卻沒能限制這位天縱之才的成長。

年少時的范蠡便因博學多才而聲名遠播,20歲時就受到了時任宛令文種的拜訪。

然而,“橘生淮北則為枳”,你有驚世才華,生錯了地方也白搭。

當時的楚國政局黑暗,出了一位奇葩的楚平王,前半場娶了本該成為自己兒媳的秦女,后半場又亂殺有才能的大臣,逼走了伍子胥。

最可笑的是按照當時的制度,像范蠡這樣非貴族出生的人,這輩子都別想當官。

想了想這滑稽的制度,又想了想楚平王那德行,范蠡頓覺這地方實在是待不下去了。

敢問路在何方,路在東方。

當范蠡在東方的越國遇到了勾踐,就像是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兩個同樣懷有宏圖大志的年輕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

年輕時天空可能很低,低到讓你無法伸展翅膀。而你可以把目光投向遠方,去尋找一片能讓你展翅高飛的天地。

范蠡滔滔不絕地講述著治國治軍之道,勾踐聽得兩眼放光。一拍大腿,就是你了,你就是那個可以讓我扭轉乾坤的人。

而范蠡對自己、對事物的認識卻要更清晰深刻,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單靠自己是很難助越王成就霸業的。

這時,他想到了遠在故鄉的文種。

“老哥啊!你在那窮鄉僻壤最多也只能當個令尹吧!來這兒,你可以當丞相。”

文種一聽,也是,在這兒的確是不可能熬出頭的,于是辭職信都沒有寫,便跑到越國。

年輕時看遠,不僅要看到廣闊的前景,還要看到自身的不足,看到朋友身上的優點,以補自己的闕漏。

 

在逆境中,有的人昂首挺胸直面挑戰,有的人則把頭低到了塵埃里。

但在能力不夠時,昂首的只會碰得頭破血流,而低頭的反而很好地保護了自己。

范蠡陪著勾踐,這一低頭,就到了人生的不惑之年。

無論是歸國前還是歸國后,范蠡都在手把手地在教勾踐如何去裝孫子。

同樣不論是歸國前還是歸國后,范蠡都一直在為越國做迎頭反擊的準備。

用奇珍異寶和美人西施漸漸腐化夫差,同時積極發展農桑,整頓軍備。

在國內建一精悍小城,在吳越邊境建一破敗大城,小城用以練兵,大城用以迷惑吳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中年時看透,看透的應該是時機。

終于,時機來了。

公元前482年,在吳國北上與齊晉爭霸被打得七零八落后,越國的朝堂正在交頭接耳地商量著一件大事。

此時,22年堅忍背后的千言萬語只匯成了一句話:“干他丫的!”

三千越甲勢同群虎下山,奔流而下,吳國王畿在頃刻間土崩瓦解。

吳王夫差一如當年的越王勾踐,乞求和談。

愿效法當年勾踐,入越為奴,只求保得宗廟周全。

而此時勾踐也一如當年夫差動了惻隱之心。

范蠡見狀上前對勾踐一番耳語:大王難道想讓這世上再出現第二個勾踐?

勾踐細思后,一陣后怕,收起了對吳王的悲憫。

中年時看透,看透的是時勢,在成與敗之間一擊即中,出手果斷,態度堅決,不給自己后悔的機會。

多少年后,在宋國陶丘出現了一位叫鴟夷子皮的六旬老人。

人們只知道他從太湖方向而來,以及他有一位美貌的妻子。

鴟夷子皮是一個狂人,他有著滿腹經綸,想想人生已經進入了下半場,得找個有意義的事打發打發無聊的日子。

那就先定個小目標,先掙他個一億玩玩吧。

憑借著宋國通徹東西南北的地理優勢,以及一系列令人稱奇的商業操作,鴟夷子皮的這個小目標很快就實現了,他也自稱為“陶朱公”。

掙的錢是十輩子也花不完的,可是生活又變得無趣了。

那就把錢全部裸捐出去,從頭再玩一次吧。

如此反復,三成巨富,三散家財。

年老時看淡,萬丈豪情早已逝去,功名利祿也如過眼云煙,這世上可以用物質衡量的東西,都成了身外之物。

而有些無形的東西才是真正值得珍視的,或關于善良,或關于真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gRVPyN1cBDuYJtZXCfPxOUFXL5lbWQOXAjIfkibbQOAPqaNfcnJYpK9xLxI76ptWJozSL28kNEshvZDYwibedF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