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女子是如何解決生?理?需求的?

“小少爺,六年了,跟我回帝都吧!老太君已經知道錯了!”

“你大哥危在旦夕,你父親下落不明,整個楊家群龍無首,老太君親自下令,要讓你回去主持大局!”

唐人醫藥集團門外,一名西裝革履渾身散發貴氣的男子對著楊瀟苦苦哀求,而楊瀟則是不為所動。

“呵!讓我回去主持大局?真是天大的諷刺!六年前,大哥將我污蔑,我被千夫所指,可曾有人站出為我說話?老太君只相信大哥,無情將我從楊家驅逐!”

“五年前,我入贅唐家,遭受各種屈辱,被人當成一條野狗,楊家眾人在哪?”

“現在整個楊家無人挑大梁,卻要我繼承楊家基業,真是荒謬!”

言語落下,楊瀟毅然決然轉身走進唐人醫藥集團。

唐家,中原市一個二流家族,五年前唐老爺子突然將唐家第一美人許配給楊瀟,在整個中原市掀起巨大轟動,因楊瀟廢物之名,唐家第一美人唐沐雪被嘲笑了整整五年。

楊瀟的真實身份只有唐老爺子一人知曉,伴隨著唐老爺子去世,楊瀟就徹底淪為別人眼中的笑話。

“楊瀟,你還有臉過來?整整五年了,你他么沒半點業績!我看你就是蠶食公司的無責任底薪,唐家怎么會有你這樣的蛀蟲?”

剛剛走進會議室,總經理唐浩好似悶雷般的聲音炸響,令整個會議室內瞬間充滿肅殺之意。

面對唐浩的咆哮,楊瀟面色古井無波,他早就習慣了,入贅這五年來,每次唐浩逮住機會就會好生嘲諷他一番。

見到楊瀟走入會議室,一名容貌傾城,穿著OL制服的女子來到楊瀟面前猛然蹙眉,并寒聲道:“誰讓你過來的?”

這名國色天香的絕代佳人正是楊瀟名義上的結發妻唐沐雪,中原榜首金花。

感受著唐沐雪身上散發出的冰冷寒意,楊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沐雪,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今天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唐人醫藥集團所有員工必須到齊。

“楊瀟,你是故意令我難堪的吧?”盯著楊瀟一臉茫然的樣子,唐沐雪委屈的眼淚差點掉落下來。

五年前,爺爺突然讓她嫁給楊瀟,突如其來的一切令唐沐雪猝不及防,唐沐雪都感覺自己一朵鮮花硬生生插在了牛糞上。

五年相處,唐沐雪對楊瀟的感情是復雜的。

因為,這五年來楊瀟對她言聽計從,從不觸犯她的底線,在家洗衣做飯家務活全干,每天晚上她下班回家楊瀟還會提前給她倒好洗腳水幫她按摩捏背。

她對楊瀟并不厭惡,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若楊瀟有點真才實學,她們一家也不會淪為笑話。

今日可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楊瀟整整五年零業績,參加會議這不是明擺著令她顏面無光嗎?唐沐雪越想心中越是委屈。

見到楊瀟不講話,唐浩嘲諷道:“唐沐雪,楊瀟這個廢物在唐人醫藥集團整整五年,一丁點業績都沒有,你身為市場部總監,怎么搞的?”

“楊瀟可是咱中原市赫赫有名吃軟飯的,全靠女人養活,他怎么可能有業績?我要是他,我早就找塊豆腐撞死了!”

“可不是嘛!這窩囊廢可是我們唐家之恥,跟他一個家族,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會議室內一群唐家嫡系紛紛嗤之以鼻,盯著楊瀟的眼神盡是濃濃厭惡之色。

唐沐雪蹙眉寒聲道:“唐浩,今天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我不想跟你計較!你不要太過分。”

她和唐浩一向不和,唐浩羞辱楊瀟,無異于變相羞辱她,雖說她對楊瀟頗為失望,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楊瀟被唐浩大肆羞辱。

見到唐沐雪居然維護楊瀟權益,偌大現場一群唐家嫡系全都神色錯愕。

就連楊瀟都極其震驚,這可是唐沐雪五年來第一次為他說話。

聞言,唐浩惱羞成怒道:“唐沐雪你什么意思?故意跟我對著干是吧?”

殊不知,整個唐家年輕一輩最為出色的就是唐浩跟唐沐雪,唐浩做夢都巴不得置唐沐雪于死地以此來繼承唐家家主之位。

“唐浩,你夠了!”唐沐雪羞憤喝道。

盯著眼前一幕,楊瀟內心極其愧疚,自己在唐家五年,因為自己,唐沐雪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屈辱。

可以說,唐沐雪這五年來過得非常艱辛。

看著唐沐雪還在維護楊瀟,唐浩怒喝道:“唐沐雪,你把唐家當成什么了?當成楊瀟蠶食家族的工具嗎?”

隨即,唐浩鄙夷的看著楊瀟:“你就是一個災星,渾身都是晦氣,要不是你,唐家也不會被人嘲笑,指不定唐家早就躋身一流家族,五年零業績,我要是你,早就羞的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是嗎?”楊瀟笑著搖了搖頭。

六年前,楊瀟遭受同父異母大哥污蔑,家族老太君被大哥蠱惑,不留情面將他驅逐帝都,那絕情畫面楊瀟歷歷在目。

然而,就在楊瀟落魄不如狗之際他遇到一名老者,老者見他天資異秉便破例將其收為親傳弟子,老者身份強大,讓他在唐家當上門女婿以此來進行考核。

殊不知,當年那名老者正是絕世龍門真正的主人。

絕世龍門,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掌控世界為數一半以上的權勢與財富。

絕世龍門內部,除了龍主以外,還有四大龍王,八大熾天使以及各樣超凡入圣的世界級高手,南美功夫皇帝在龍門內僅僅打雜。

六年前龍門之主對楊瀟進行考核,拜師學藝一年,上門女婿五年,并告誡楊瀟入贅五年中不許暴露身份不許調動龍門一切資源,以此來磨練心性。

見到楊瀟還敢頂嘴,唐浩火冒三丈道:“不是嗎?你個沒出息的東西!”

就在唐浩言語剛剛落下,一人闖了進來急促道:“總經理,東海李家李明軒特來拜訪!”

李明軒?唐浩聞之色變。

東海李家可是東海第一大強族,只要李家動動手指頭,不出一個小時,他們唐家絕對灰飛煙滅,這種大人物怎么來了?

“快,有請李公子!”唐浩大喝道。

這種大人物,別說他得罪不起,就連整個唐家都得罪不起。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名氣宇軒昂的青年出現在眾人視野之內,青年正是東海第一強族李家少主李明軒。

唐浩連忙上前諂媚道:“不知李公子大駕光臨,有何貴干?”

“我與你們唐家楊瀟一見如故,這是三千萬買賣合同!”李明軒甩手一個合同丟在了桌面上。

什么!!!

與楊瀟一見如故?

還給了三千萬的訂單?

這...這怎么可能?

剎那間,所有唐家人齊齊神色驚愕,下巴盡都碎了一地。

與此同時,楊瀟手機接到一條短信。

“殿下,考核結束,恭喜您成為新任龍門之主,賬戶已解凍,龍門萬億資金已到位,您可隨意支配!”

第二章 我的女人不可辱

這一刻,幾乎所有唐家人看著楊瀟的眼神都變了味道,就像看著一個怪物。

尤其是唐浩,他嘴巴都化作“o”型,簡直可以塞入五六個大雞蛋。

想到剛才自己對楊瀟的嘲諷,再看看如今的情形,這不亞于一道無形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臉上。

楊瀟在唐家五年,一直都是零業績,突如其來的三千萬訂單,不亞于一道悶雷炸響,唐家嫡系全都懵了,就連唐沐雪眼眸都瞬間呆滯。

看著現場呆若木雞的眾人,楊瀟嘴角微微上揚。

今日考核結束,正好趕上唐家季度總結大會,楊瀟早就料到唐浩等人會齊齊向他發難,因此楊瀟早就做好準備。

龍門囊括世界諸多產業,現在他為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龍門之主,可以任意調動龍門內部所有資源。

任務完成,李明軒不再逗留轉身離開。

伴隨著李明軒離開,唐家會議室內沸騰了。

“三千萬訂單,真是楊瀟這個窩囊廢辦到的嗎?老子剛才差點嚇尿了。”

“是啊!累計唐家總和,誰的業績能夠達到三千萬?”

一時間,唐家嫡系看著楊瀟各種羨慕嫉妒恨,他們紛紛都認為楊瀟走了狗屎運。

突然,唐浩眼神鎖定唐沐雪嗤笑道:“唐沐雪,東海李家的訂單是你拿下的吧?”

“你卻偏偏給了楊瀟這個廢物,你是故意令我們難堪對吧?告訴你,即使這樣,楊瀟在我們眼中依舊還是上不了臺面的粗胚!”

“這筆訂單跟我沒關系!”唐沐雪蹙眉道。

雖然唐沐雪內心有諸多不解,但這個訂單確實不是她拿下的,她敢作敢當,行事光明磊落,自然不會撒謊。

“怎么回事?”就在此刻,會議室大門被打開,一名拄著龍頭拐杖的老嫗走了進來。

老嫗正是唐家掌舵人唐老太太,唐浩的親奶奶,自從唐老爺子去世后,整個唐家大權全都落入唐老太太手中。

見到老嫗,唐浩連忙上前攙扶:“奶奶,是這樣......”

聽完,唐老太太眼神一亮:“東海李家給了三千萬訂單?沐雪,做的不錯!”

在唐老太太看來,這三千萬訂單肯定是唐沐雪拿下的,跟楊瀟無關,在她眼中,楊瀟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奶奶!”唐沐雪欲將解釋。

唐老太太揮手道:“時間不早了,開會吧!”

從始至終,眾人都未曾把楊瀟放在眼中。

楊瀟倒是無所謂,只要唐沐雪有面子,這一切都是無傷大雅的。

今天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匯報完畢后,唐浩戲謔道:“奶奶,東海李家肯定是一竿子生意,我們當務之急還是拿下秦家的單子。”

唐老太太點了點頭,秦家可是中原地區數一數二的醫藥商,一旦跟中原秦家合作,她們唐家躋身一線豪門指日可待。

見到唐老太太認可,唐浩繼續說道:“奶奶,我們都不小了,是不是應該定一下唐家未來繼承人?”

“好!若是誰拿下中原秦家的單子,就定誰是唐家未來繼承人!”

唐老太太知道唐浩與秦家少主私下甚好,她正好可以借助這個機會把家主位傳給唐浩。

唐浩極其振奮,他確實跟秦家少主關系不錯。

隨即,唐浩獰笑一聲:“唐沐雪,如果我拿下單子,你就滾出唐家;如果我輸了,以后我不跟你爭繼承人之位如何?敢不敢跟我賭一把?不要像楊瀟這個廢物一樣讓我看不起你!”

面對著咄咄逼人的唐浩,唐沐雪面色一白。

她知道唐浩與秦家少主一起喝花酒,自己想要拿下訂單,無異于難如登天!

之前她也曾拜訪過秦家少主,秦家少主見她長的傾國傾城,便開口若是她答應跟秦家少主共度良宵,便給她訂單。

但,唐沐雪一向潔身自好,怎么可能會做這種不恥之事?

“怎么?唐沐雪,你慫了?嘖嘖!你不是每個月業績都第一嗎?怎么這點勇氣都沒有?”唐浩譏諷道。

他跟秦家少主關系不錯,拿下訂單已是鐵板上的事實,在唐家,他最大的對手就是唐沐雪,只要唐沐雪滾出唐家,他在唐家將再無威脅。

一群唐家嫡系滿臉玩味,他們早就看唐沐雪不順眼了。

此刻,唐沐雪進退兩難。

一旦答應自己必輸無疑;若不答應,她就會淪為笑柄,這令一向倔強的唐沐雪難受極了。

唐浩看著遲疑的唐沐雪,譏笑道:“怎么?跟楊瀟一樣真的淪為廢物了?”

“誰說沐雪不敢答應?”就在唐沐雪進退維谷之際,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徹。

唐沐雪一扭頭,只見楊瀟笑吟吟一臉溫和的看著她。

“你干什么?”唐沐雪不可思議的看著楊瀟。

楊瀟柔聲道:“沐雪,從今天起,我不會讓你遭受半分屈辱,答應他,我會讓他為自己的愚蠢行為深深懺悔!”

曾經,我無能為力,只能選擇低調隱忍!

如今,我考核完畢,定讓你享一世繁華!

五年來,因為自己唐沐雪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屈辱,現在他已為龍門之主,自然會好生補償這五年對唐沐雪的虧欠。

什么!

讓唐浩為自己的愚蠢行為而深深懺悔?

此話一出,偌大現場先是一片死寂,隨后一陣陣刺耳的笑聲響起。

“艾瑪,這個廢物居然要讓我懺悔?”唐浩面色極度夸張道。

霎時間,唐家眾人看著楊瀟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跳梁小丑。

而唐沐雪則是不在意這些刺耳笑聲,她內心非常驚訝,跟楊瀟相處五年,對楊瀟知根知底,楊瀟一向膽小怯弱,從來不會撒謊,對她更是言聽計從,是什么讓楊瀟有了這么大轉變?

看著唐沐雪,楊瀟目光真摯的點了點頭。

見到楊瀟點頭,唐沐雪內心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底氣,或許是對楊瀟的信任,或許是剛才三千萬訂單給她的震撼。

她看向狂笑不已的唐浩:“好,我答應你!”

唐老太太臉上浮現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沐雪,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們可都是要作證的。”

“奶奶,我想好了!”唐沐雪咬了咬銀牙道。

縱使意氣用事,她也要跟唐浩爭一爭。

唐老太太點頭道:“很好!散會吧!”

出了唐人醫藥集團,唐沐雪看向楊瀟:“你認識中原秦家高層人士?”

“不認識!”楊瀟如實回答。

聞言,唐沐雪氣的跺了跺腳:“什么?你不認識還敢站出來說話?你...你這是要把我給氣死啊!”

言語落下,唐沐雪扭頭就走,她內心真是無限酸楚。

原本被唐浩等人針對就令她很難過了,誰能料到這個時候楊瀟還在給她添亂,這不是明擺著給她添堵嗎?

盯著唐沐雪離去的背影,楊瀟苦笑一聲,自己話還沒說完呢!

現在他已經貴為龍門之主,放眼世界不知多少財閥巴不得想要與他合作。

區區一個秦家訂單對楊瀟而言信手捏來,認不認識秦家高層又有何妨?

只要楊瀟點點頭,別說區區一個訂單,偌大秦家在他面前都要俯首稱臣。

回到家中,楊瀟立刻打好洗腳水放在了唐沐雪面前:“沐雪,累了一天,來我給你洗洗腳解解乏!”

“洗什么洗?別人針對我也就算了,你也給我添亂,楊瀟,你是故意的吧?”唐沐雪委屈的眼淚都快流了下來。

這五年來,因為嫁給楊瀟,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楚。

尤其是在爭唐家繼承人的重要場合上,楊瀟還給她添亂,這令唐沐雪內心很不是滋味。

楊瀟主動幫唐沐雪脫掉鞋子把白嫩玉足放入盆中,柔聲道:“沐雪,你放心,我說了,從今天起,我不會讓你遭受半點委屈?”

“真的?”唐沐雪滿臉苦澀道。

楊瀟點了點頭:“真的!”

“好!我不想一輩子被人踩在腳下,我要讓所有嘲笑我的人全都對我刮目相看,我要拿回屬于我的一切!”唐沐雪強忍住眼淚流出。

這五年來,她真的受了太多太多委屈。

楊瀟真摯道:“沐雪,我都答應你!”

言語落下,楊瀟站起身來朝著門外走去。

沐雪,你放心,我答應你的我會全部做到。

因為,我的女人不可辱!

第三章 楊瀟出山

出了門,楊瀟這才摸出手機撥出去一個電話。

“李明軒,安排一下,我要跟秦家家主見面!”楊瀟低語道。

“是,少主!”電話那端傳來李明軒的聲音。

考核完畢,李明軒將駐守中原,專門為楊瀟效勞。

秦家,中原十大豪門之一,家大業大,底蘊上百億。

在偌大中原市,以四大世家十大豪門為首,在十大豪門當中,這秦家也是佼佼者。

楊瀟知道,若是自己貿然尋找秦家家主,恐怕會被人當成神經病給趕出來,所以必須要李明軒出面。

雖說考核完畢,他為龍主,但楊瀟明白,自己身份特殊,現在不好貿然暴露身份。

第一,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夠強,不足矣震懾龍門內惦記龍主位的諸多元老。

第二,龍門乃是世界第一大勢力,樹敵無數。

如果自己貿然暴露身份,恐怕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對他進行刺殺,憑借楊瀟現在的身手,對付一些二流二流高手綽綽有余,若是讓他單獨面對世界一流高手,勝負多半要在五五之數。

雖說他可以調遣高手保護自己,但這些人能保護自己一時難不成還能保護自己一世?

半個小時后,秦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內。

秦家家主秦廣盯著楊瀟客氣道:“不知小兄弟找楊某人有何貴干?”

剛才他接到東海第一強族秦家電話,秦廣不敢怠慢,立刻接待楊瀟。

東海可是沿海大都市,東海第一強族資產上千億,可不是他秦家這種內地家族能夠得罪的。

“秦家主不必客氣,此次前來,我是想要拜托秦家主一件事!”楊瀟直接說明來意。

秦廣驚訝道:“哦?什么事?”

“我希望這次秦家的合作商會是唐家,負責人為唐沐雪。”楊瀟低語道。

秦廣皺了皺眉看向楊瀟,面露為難之色:“斗膽問一句,不知小兄弟是唐家什么人?”

他秦家乃是中原十大豪門之一,身為豪門,他秦家自然有豪門的威嚴。

再者說,秦家以醫藥發家,而唐家僅僅是一個二流小家族,他秦廣還真的不放在眼中。

“我叫楊瀟!”楊瀟淡淡道。

秦廣驚訝道:“楊瀟?”

仔細想了想,秦廣愣是沒想到唐家何時出現了這么一名年輕才俊,還不姓唐。

突然,秦廣想到了什么,他震驚的看著楊瀟:“難不成你就是中原三大金花榜首金花,唐沐雪的丈夫楊瀟?”

“沒錯,是我,這件事拜托秦家主了,這個人情我楊瀟記下,若是秦家以后有什么需要盡管找我。”楊瀟沉聲道。

確定楊瀟身份,秦廣臉上由一開始的敬畏立刻轉為強烈不屑:“我還以為是何方神圣,原來是唐家的廢物女婿,我秦家的人情,你還得起嗎?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

楊瀟廢物之名響徹中原,吃軟飯整整五年,被中原男性稱為男性之恥。

如今,秦廣像是吃了死蒼蠅般渾身難受,他原本以為東海李家出面之人是國內年輕才俊,卻不料是楊瀟這個臭名昭著的窩囊廢。

“秦家主,你這是什么意思?”楊瀟蹙了蹙眉。

秦廣神色倨傲道:“我的意思很清楚,現在,你可以滾了,若是不滾我就讓保安把你給轟出去。”

他臉上帶著濃濃輕蔑,仿佛楊瀟就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廢物,剛才楊瀟說的話全都是在放屁。

這段時間他兒子秦麒麟跟唐家唐浩關系不錯,一個小時前聽秦麒麟說唐家的廢物女婿楊瀟走了狗屎運竟結識東海李家少主李明軒。

如今看來,果真如此。

“難道秦家主連東海李家的面子也不給?”楊瀟臉色漸漸陰沉。

他不想因為這件事而鬧的太大,若是這秦廣對他不屑一顧,那他也只好使用一些手段以此來震懾。

秦廣冷笑一聲上前睥睨道:“楊瀟是吧?你還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丟人現眼的玩意!東海李家固然厲害,我就不信李家會為了你這個廢物而不惜與我秦家撕破臉皮。”

秦廣打心底里就瞧不上楊瀟,他就不信楊瀟會被東海李家格外看重。

而且,他秦家定居中原,位于內地,平時跟東海那邊很少有交集,縱使得罪了東海李家又如何?

說白了,若不是看在李家的面子上,像楊瀟這種小角色給他提鞋都沒資格。

盯著盛氣凌人的秦廣,楊瀟面色越發陰沉:“現在給你十秒鐘向我道歉,然后予于合作,否則,不要怪我不給秦家絲毫顏面。”

“是嗎?我也給你十秒鐘,為你無禮向我道歉,否則,我將讓你吃不了兜子走!”秦廣也是一陣火大。

在他眼中,楊瀟就是上不了臺面的粗胚,敢恐嚇他,簡直不知死活。

“十!”楊瀟寒聲道。

原本他打算以和為貴,沒料到這秦廣竟會這般目中無人。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給秦家一點顏色瞧瞧。

秦廣直接幫楊瀟接道:“九!”

此刻,秦廣看著楊瀟就像是盯著一個跳梁小丑,他就不信楊瀟能夠折騰出什么浪花。

“八!”楊瀟繼續道。

“七!”秦廣一臉玩味之色。

看著秦廣,楊瀟神色淡漠道:“看來是沒得談了?”

“如果我是你,早就羞的無地自容!”秦廣輕蔑道。

楊瀟知道自己不使用手段跟秦廣這樣交談無異于浪費唇舌,他直接撥出去一個電話:“胡老頭,以最快速度讓中原秦家瀕臨破產!”

“是,少主!”電話中傳來一道尊敬的聲音。

胡老頭,掌管龍門所有資金,一個電話便可令諸多世界級財閥戰栗。

聽到楊瀟這些言論,秦廣鄙夷道:“裝神弄鬼的小子,保安,立刻把我辦公室的混賬給我拎出去暴打一頓!”

他雙手抱在懷中,盯著楊瀟就像是盯著一個笑話,似乎保安已經上來將楊瀟揍的他爹媽都不認識。

砰!

還未等保安走入,一道中年身影火急火燎闖入秦廣辦公室。

來者正是秦家醫藥集團總經理,盯著中年,秦廣慍怒道:“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董事長,大事不妙,至少十大世界級財閥出動擾亂股市,我們公司股票瘋狂下跌,現在我們公司至少已經虧損了一二十億!”中年面色蒼白急促道。

轟!!!

此話一出,秦廣仿佛遭受晴天霹靂,整個人瞬間懵逼。

閱讀原文無法點擊請長按識別二維碼繼續閱讀!

點擊【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4xLXkouce09fB3YnqT5pwq3ibMs3w1tDSD6o66SVVlMMvt9zEqhzYWaicGTjdK5U6xkS1X9TNmFaicVpQI16z2o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