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兒媚·歸途

此刻,在候車廳坐著,周圍都是歸途的旅客,所有的告別聲都被耳機阻隔成“嗡嗡嗡”聲,耳機里保留了余秋雨對唐朝詩文的記憶,滿身都是勞累過度……車站的工作人員很忙,光是安檢就過了三次,一樓兩次,二樓一次。所有的行李箱都被翻開來檢查,我的單肩包也被打開,甚至于我的化妝包也未能幸免。她拿著我的眼霜,打開來看。心想,幸而這次沒帶水杯。

一切合格后,她把我的票上蓋了一枚紅色的,圓圓的章。并告訴我:“別抹了!不然上不了車!”

小心的拿著,表示謝意。

木頭在終點站等我,她心情不好,昨天晚上我們一起點燈熬油繼續完善著她領導師父交給她的他的心血成果,洋洋散散三個小時,最后,她也并沒有在今天的5分鐘內開出花來,她很喪氣。無論我怎么合理化她的初出茅廬,情有可原,她都認定了,必須要成長。不知道多年后,她會不會懷念這個笨笨的,拙拙的自己。

她說:我只是想做一條咸魚啊!吃吃喝喝,安安樂樂的就夠了。可是我又不喜歡這個只會原地踏步的自己。

她突然的發憤圖強,不是因為自己的經濟仕途,僅僅因為自己的固步自封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和教導。

我說:我想起來三年前的你了,也是這樣的憂愁。三個月前的尚尚也是如此憂愁。然后你們都蝶變了!

列車晚點了,我不敢閉目養神,怕自己的疲倦會肆無忌憚的擠出來,易放難收。上了車,發現我的座位在過道邊,鄰座的人說:你坐窗戶這里吧。

嗯,打了個盹兒,就到站了。她在站口等我,載我穿過我們的城。我洗漱完,她說想出去轉轉。我們一起去了我們讀書時卻從來沒有去過的夜市街轉了轉。氣溫驟降的暮秋,夜色撩人。我們騎著單車,途徑學校,想著當年吃烤地瓜的事情,覺得特別美好。

她問:眼兒媚是什么?

是詞牌,每一個詞牌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

倦!安!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FgblGyR7sRm4L1l14r975AKCFZQ9nwQ5djibIZyQSc5NiaoukfPbOh12kueeolRcoZKbbSAl8hG7BCtvGWJicmo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