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我同歸于盡

微信公眾號關注:撿書的道士

海量免費小說資源,為你精心挑選本書所有權歸原作者和官方所有,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第四章 想和我同歸于盡第二日,江淼伴隨著鬧鈴,伸著懶腰,從被窩里爬了起來。  洗漱完畢后,她下了樓,江林鈺已經做好了早餐。  不得不說,江林鈺絕對算得上是一位稱職的好母親。只要她在家,不論有多忙,一日三餐,也都會親手為他們準備好。  她抬眸的瞬間,與江淼的視線正好對上,微微蹙眉道,“淼淼,你來得正好,上樓去幫我把那臭小子給叫醒,這都幾點了還睡?又想上學遲到是不是?”  江淼是知道陸星辰那大到驚人的起床氣的,或許也是因為這個的緣故,江林鈺不敢去碰那一鼻子的灰,索性將這個重任交給了她。  女孩低垂著腦袋,無可奈何地上了樓,舉起右手,在陸星辰的房門上輕叩了幾下,門內遲遲沒有反應,她便失了耐心,“陸星辰,你不說話我就進去了?”  江淼就算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陸星辰此刻鐵定在賴床,她要是不進去把他從被窩里撈起來,那個大魔王能一覺睡到下午兩點。  她的話音落下后,門內仍舊沒有任何回應。  遲疑了片刻,她轉動門把手,開門,走了進去。  她不是第一次來陸星辰的房間,里面的陳列擺設,她都再熟悉不過。  她三步并作兩步,快速走至床邊,一把扯過陸星辰蓋在身上的被子,湊近他的耳邊,高喊著,“起床了!陸星辰。”  這一聲高分貝的音量,迫使前一秒還在賴床的陸星辰,掏著耳朵,猶如炸毛般地坐了起來,“小爺我的耳朵都快被你給喊聾了!”  “ok,任務圓滿完成。既然你已經醒了,洗漱完就下去吃早餐吧。”江淼扔下這句話,便心情大好地下了樓,徒留下陸星辰一人狠狠地扒拉了下頭發。  真的是上輩子欠了你啊!陸星辰一邊從溫暖的被窩里爬起來,一邊認命地想著。  自己看上的姑娘,除了寵著還能怎么辦?  吃過早餐,兩人出了門。  陸星辰打開了自行車鎖,單腳踏了上去。看著蹲在那輛粉色自行車前,一臉犯難的江淼,忍不住勾了勾唇,又在她視線瞟來時,心虛地將笑容給壓了回去。  他別開臉,故作不解地問,“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神經病,把我的自行車胎,氣都給放了。”  陸星辰,“……”  很不巧,他就是那個神經病。  她的車胎便是她昨晚回房后,他偷偷給放的氣。  靜默幾秒后,陸星辰輕咳了兩聲,催促道,“你快點,我們再不出發,上學就要遲到了。”  江淼朝他揮了揮手,長嘆口氣,“你先走吧,我自己再想想辦法吧。”  “就你那腦子,能想出什么好辦法?上車吧,別到時候遲到了又賴我早上起晚了。”  江淼看了看自己那早已干癟的自行車胎,又瞟了眼手表上的時間,還剩十分鐘他們就要遲到了,而他們家到學校的距離,若是騎車的話,差不多剛好十分鐘。這也就是說,她每耽誤一分鐘,遲到的風險就會大上一分。聯想到這周圍也沒有可以救場的共享單車,搭公交也還得走很遠的路,才能找到車站,她只得認命地上了車。  感覺到自行車后座的重量時,陸星辰的唇角,在江淼所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一抹弧度。  “抓穩了啊。我跟你說,我可是秋名山車神,到時候你被甩出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陸星辰雙眼亮得出奇,腳下一用力,自行車便飛速地沖了出去。  江淼,“……”  他到底知不知道“秋名山車神”還有另外一層含義啊?

夏日炎炎,樹上的蟬鳴陣陣。  自行車的速度騎得飛快,少年藍白相間的校服隨風鼓動翻飛,江淼蹙眉坐在他的自行車后座,不禁懷疑,這人騎這么快,是不是要與她同歸于盡。  “陸星辰,你慢點。”兩人剛躲過一輛迎面而來的電動車,江淼后怕地提醒著。  她還不想這么年輕就英年早逝!  感覺到身后那個緊緊攥著他校服衣擺的女孩,那雙微微顫抖的手,他漸漸地放慢了速度。  “要是怕的話,小爺我吃點虧,特例批準你抱著我的腰。”他尾音上提,唇角飛揚。  江淼簡直是被他給氣笑了,沒好氣地道,“謝謝啊,不用了。”  陸星辰雙腳蹬地,倏地停了下來,回頭,他下巴微抬,指了指眼前的一段陡坡,“你確定不用?待會兒要是摔骨折了可別怪我。”  江淼還想再說些什么,雙手便被人牢牢地握住了,少年的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帶著一層薄薄的濕意,攏住她的雙手,自他的身后,引領著少女,圈住了他的腰。  “抱緊了,要下坡了。”  說完,還不等她反應,自行車飛速下落,少女額前的碎發隨風飛舞,她本能地抱緊了他。  這是8年來,他們貼得最近的一次。  陸星辰心跳如擂,與江淼貼合在一起的背脊,僵直一片,只剩下那酥酥麻麻的癢意直往他心窩子里鉆。  他的雙手因為緊張,早已汗濕透了。  剛才那動作看似只有十幾秒,可實際上,他卻是鼓起了16年來最大的勇氣,握住了她的手。  少女的手柔軟細嫩,一經觸碰,便再也不舍放開。  他只覺,這一瞬之間的接觸,猶如慢動作回放的電影般,不斷回蕩在他的腦海里。  江淼當然不會想到,短短的十幾秒,陸星辰竟會有如此大的心緒變化。  她只是出于本能,抱緊了他的腰身,并不想把命折在這個大魔王的手里。  一路有驚無險地到了學校,江淼只覺她今日能保下小命,全憑老天爺的恩賜。  以后說什么她都不敢再坐陸星辰的車了。  她一臉菜色地從他的自行車后座上跳了下來,雙腿還有些發軟。說不怕那是假的,中途有好幾次就差幾厘米的距離,他們便要與各種交通工具相撞,釀成一場又一場讓他們死一萬次都不夠的悲劇。  “你沒事吧?”陸星辰睨著她,打量著她蒼白的臉,小心翼翼地試探道,“……真被嚇到了?”  江淼扯了扯嘴角,冷嗤道,“你覺得呢?怎么?陸小爺這是想和我同歸于盡的意思?”陸星辰,“……”江淼所在的高二一班,班主任名叫許華升,四十來歲。  在他眼里,萬事都以成績優先,所有影響他們班平均分的同學都該離開實驗班,當然,陸星辰除外。  這次分班考試的第一堂班會課,許華升并沒有像其他班主任那樣,宣布班規,又或者是請學生自我介紹,互相了解認識,競選班干部,以便接下來的工作能夠順利開展。  他只拿了一張成績單,從教室外走了進來。  他廢話不多,除了書本上的知識,其他的全是言簡意賅。  “我也不用介紹了,昨天物理課上,已經自報姓名了。我們班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凡事以成績說話。在我這里,只有一條原則——任何與學習無關的事,如今都是次要。我不反對你們有其他的興趣愛好,但如果你所謂的興趣愛好,影響了你的成績。那么,很抱歉,我的理科實驗班不歡迎你。”  頓了頓,他的眼神落在了那張分班成績表上,“誰是江淼?”  被點到名字的江淼猛地抬眸,條件反射般地站了起來,“是我。”  “嗯。”許華升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幾秒,爾后緩緩點頭,“這次分班考試,我們班的第一名。各科成績都不錯,繼續保持。那個……以后你就是我們班的班長了。”  江淼并不喜歡多事,因此,從小成績優異的她,絕不會主動競選班干部。  可這次,班主任卻是連競選的流程都省了,直接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交到了她的手里。  她苦著一張臉,即便心里再怎么不愿,也還是點頭答應了。  文理分班的第一堂班會課,她總不能為了這點小事和班主任鬧僵吧。  林海潮眼珠子一轉,用手肘懟了懟正處于神游中的陸星辰,“辰哥,你家小仙女當選班長了。”  他倒是聰明,自從陸星辰上次發火以后,他就再也不提江淼是他妹妹的事,直接改口稱呼江淼為陸星辰家的小仙女。  陸星辰一直沉浸在今早的回憶里,怔忡地攤開雙手,微微曲起手指,仿佛在兀自回味著握住江淼那一瞬的柔軟觸感。  林海潮見他半天沒反應,呆呆地盯著自己的手,每次握拳,都仿佛魔怔般地傻笑,不禁擔憂詢問,“辰哥,你沒事吧?”  這人不會是摔壞了腦袋吧?  陸星辰被他拍了拍肩,打斷了回憶,眉心緊蹙,含帶著明顯的不悅,“干嘛?”  “你家小仙女當選班長了。”林海潮又重復了一遍。  陸星辰還未反應過來,下意識反問,“我家小仙女?誰啊?”                   -END-

戳“閱讀原文”到目錄點下一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kxqXh6M4D2ibKSETiceahe4pm2iamW7GoPS0aHmgwl6snH1b0V5bmmecR9ulsJ29oAahUssqW4dgndUBnMaNCoZia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