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學習是罪”到“不結婚是罪”: 沒有誰是來當罪人的

為了不讓父母催婚,現在的年輕人想出的“招數”可以說是五花八門,甚至有人想到了“形婚”。但是結婚可不是兩個人搭伙過日子這么簡單。

其實,在父母面前“演戲”的人,還是因為太害怕麻煩、傷害別人。但最好的相處,是讓大家都能爽快地做自己。

推薦給你,靜夜思。

 

從“不學習是罪”到“不結婚是罪”:沒有誰是來當罪人的

來源:武志紅 | ID:wzhxlx    作者:芥末醬

 

前一段時間,閨蜜跟我吐槽她又被催婚了。 

被催急的她,甚至想出了在網上發帖找人形婚這種昏招。 

我趕緊讓她別沖動,畢竟真正進入婚姻可不像租男友回家過年這么簡單。 

但她卻說,反正她對婚姻也沒有什么憧憬,形婚對她來說,不過是找個不那么討厭的室友搭伙過日子而已。

她只想有個看上去還湊合的對象,好把家里人搪塞過去。 

我說那也不能賭上自己以后的日子呀,這犧牲也太大了。 

她嘆了一口氣,說: 只要一想到父母已經到了暮年,卻還要整天記掛著她以后沒人照顧怎么辦,她就覺得很內疚。 我能明白閨蜜那種內心掙扎。 

有時候我發一些負能量的朋友圈時,也會有意識地把父母拉進“不給誰看”的分組里。

 因為一想到要讓家人擔心,就會產生負罪感。 

 

-01-

不要因內疚感扮演一個“好孩子”

人一旦有了這種負罪感,就無法做自己了。 

有些人會選擇妥協。 比如畢業后選擇留在老家工作,而不是在一線城市打拼; 比如在適婚年齡,聽從家人的安排去相親,找個各方面還過得去的人過日子。 

而有些人會選擇“規避”。 閨蜜想到形婚這種不干擾自己日常生活的方法,就是一種規避。 

她希望讓家人有安全感,又不想妥協,所以才打算找個人配合她演一出幸福的戲碼,好讓家人安心。 

但無論是妥協還是規避,都是對負罪感的低頭。

 為了不破壞家人的期望,我們不得不壓抑自己的需求,扮演一個“好孩子”,以此來擺脫那種“自己又要讓別人擔心了”的內疚。

這種內疚的產生,要追溯到我們的原生家庭文化中。

 

-02-負罪感的本質是情感操控

用愧疚綁架他人,是我們的一種習慣,也是負罪感經常產生的最大原因。 

比如孩子去球場玩,把新衣服弄臟了,有的家長會說: “媽媽洗衣服很辛苦,你那么容易就把衣服弄臟了,這樣很對不起媽媽。” 

比如孩子不小心把牛奶打翻了,有的家長會說: “媽媽賺錢很辛苦,你現在打翻了牛奶,這樣很不對。”

 這些帶道德綁架的話語,都像在告訴孩子:我犧牲了自己,把資源給了你,如果你沒有做好,你就辜負了我給你的資源,你虧欠了我。

 所以負罪感的本質,更像是一種情感操縱。 

父母有他們的要求,而孩子有自己的天性。

如果孩子忽視了父母的要求而放飛自己的天性,有的父母可能會告訴孩子說: “你這么不聽話,會讓我很難過。” 這多少有種“我的難受,都是你造成的”的怪罪。

 那些細心善良的孩子,為了不讓身邊親近的人難過,就會選擇規范自我的言行。 

還有些家長為了更好地操縱孩子的言行,會去定義一些罪名,比如:挑食是“罪”;紋身是“罪”;不愿意結婚,是“罪”;一事無成,可能也是“罪”…… 沒有人愿意成為一個“罪人”,所以那個自我還不夠強大的孩子,只能盡可能地去扮演一個在他人眼里“無罪”的人。 

而這些孩子長大后,也會拼命地追求道德感和清白感,生怕被扣上一頂“有罪”的帽子。 

我曾經也是這么一個孩子,小時候的我不夠有擔當,不愿意擔責任。因為負責任也可能意味著,一旦有事就會被怪罪。 

而一旦“出錯”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怎樣為自己開脫,或者是直接毀滅做錯事的“證據”,比如在小學時考了低于90分的卷子時,我都是自己簽字的。

 

-03-

最好的相處,是大家都能做自己

負罪感除了會給自己帶來壓力,還可能會讓本來可以真實相處的人,變成了一個個割裂的孤島。

 因為負罪感里更可怕的一種想法是: 害怕別人覺得自己是個“累贅”,所以自己一個人扛起所有事情。 之前看過一個新聞:

有一個老人生病了,生活沒法自理,但她覺得自己一輩子都足夠自強,是個能獨當一面的人。可晚年卻因為生病要麻煩到家人,她沒辦法接受自己變成一個拖累別人的人,最后就自殺了。

這個新聞讓我震驚的地方在于,這種對“有罪”的恐懼,居然會讓人付出生命的代價。 

在那位老人的思維里,生病了等于自己是個廢物,等同于自己的人生有“污點”,所以老人寧愿自己放棄生命,也不想讓家人面對自己這個“污點”。

其實我閨蜜也面臨過類似的情況。 在幾年前,閨蜜媽媽生了一場病,做了好幾次化療,但家里人卻沒有告訴她。 

因為當時她在外地上學,家人隱瞞的理由也很傻:怕閨蜜擔心,怕影響到閨蜜學習。 直到她暑假回家那一天,才得知那天媽媽正好在做最后一次化療。

但好在順利做完那次手術后就可以回家靜養。 閨蜜后來跟我說,如果她再細心點,也能發現端倪。比如那個學期跟家里微信視頻時,媽媽經常不入鏡。

讓媽媽給她寄東西,媽媽也經常推三阻四。 

而且語音里媽媽的聲音不再像以前一樣有中氣,但那時她以為媽媽只是感冒了。 我聽完也很沉默:閨蜜有形婚的打算,可能是考慮到媽媽被疾病折磨后的身體。

 也許我們都太害怕成為一個麻煩別人、傷害別人的“罪人”了。

所以閨蜜媽媽生死大事瞞著女兒,閨蜜在人生大事上也打算向媽媽“造假”,雙方各自上演一場“歲月靜好”的大戲。 

但家人不就是應該互相支持,互相理解彼此的真實狀態嗎?這種想當然的善意的謊言,真的在為對方好嗎? 閨蜜到現在都對家人向她隱瞞病情的事情耿耿于懷;而如果閨蜜真的形婚,她媽媽以后肯定也會責怪閨蜜把婚姻當兒戲。 

最終,這種“為你好”的想法,到最后也可能換來一個雙輸的局面。 

因為最好的相處,不是追求對大家都好,而是讓大家都能爽快地做自己。

 

-04-解開負罪感束縛,讓彼此更親近

那么該如何不帶負罪感地做自己呢?

首先從主動暴露自己開始。 習慣了在父母面前“演戲”的人,多多少少也是對父母有一些預設立場:預設父母永遠不能理解自己;預設父母不會接受自己的行為。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回答,答主說有一天深夜她在朋友圈發了一張同齡人都懂的段子圖,內容大概是我抑郁了,快給我打錢。 結果她媽媽打電話給她,問她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有事記得要說出來。

 她向媽媽解釋了她沒事,然后掛下電話之后她就嚎啕大哭了。 因為她真的是抑郁癥患者,只是她沒有告訴家里人。 而那個電話讓她知道,其實自己是能夠被理解的,只要敢于說出來,愛她的人一定不會苛責她。

其次,相信自己能夠證明“做自己”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閨蜜思前想后,最后放棄了形婚的打算,而是選擇多帶父母出去看看世界,轉移父母的注意力;同時也經營好自己的生活。 雖然可能一時半會沒辦法改變父母的執念,但只要能證明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多姿多彩,父母也會稍微地放寬心。 

第三,是要多和父母產生真正的聯系。 真正健康的關系,都來自于在于彼此間真實的碰撞。 

互相要求“無罪”與“不出錯”,只不過是用“完美人生”來綁架對方的言行。 

其實人生很短,別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大家一直在因為一些無謂的原因,彼此間維系著一種浮在表面的關系,都沒真實了解過對方。 之前在老家搬家的時候,家里翻出來很多老照片,記得那時我們一家人一邊整理照片,一邊嬉笑閑聊了很久。 

 也許有天找個機會,換個方法跟身邊的人交流,主動向對方遞上自己的關心或者袒露心底的煩惱,也可能會收獲諒解或安慰。

要知道,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比“我們之間互不拖欠”更加重要。 

只有解開負罪感的束縛,才能讓彼此更加親近。

 

—THE END—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武志紅(ID:wzhxlx),微博:@武志紅。現于北上廣深杭廈門成都蘇州南京青島10個城市開辦了武志紅心理咨詢中心。作者:芥末醬,存在主義者、生活觀察員 。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loMqtYXyia7Ax5icCuu1rLQHjHS8jGQicQ27vVLTjXMaPYfOVg2n6YQ2pviaWb8bHtEReF3NuoiaUQ1264pRVvHuN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