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破產,“下沉市場”并非遍地黃金|新京報專欄

                      

淘集集的“猝死”只是必然結局的提前到來,失敗的根本原因是:盲目重復他人的成功模式,遲早會發現走不通。

▲微博截圖。

 文 |關不羽

12月9日,淘集集通過官方微博宣告,公司本輪并購重組失敗,接下來公司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從創業到破產,淘集集只花了一年時間,令人唏噓。

淘集集是一家電商,對標的企業從名字也不難看出來,一樣主打三四線城市的“市場下沉”,一樣拼團砍價、補貼客戶的社交式消費。

去年8月份淘集集的APP上線后,很快獲得了A輪融4200萬美元的融資,走上了“花錢買客戶”的快速擴張道路。公司創始人張正平,曾任電商寶尊客旗下品牌尾貨特賣平臺“賣客瘋”CEO,運營能力是有的。

淘集集的擴張速度不可謂不快,在破產前公司宣布已經有了一億用戶,這一數字足以支撐起公司品牌。但正如張正平承認的,獲客成本很高。補貼新用戶毫不手軟,一元兩元的商品多如牛毛。淘集集官方宣傳口號是“買的多,賺的多”,這也意味著虧損更多。

據《財經》雜志報道,淘集集目前的虧損已經到了12億之巨,最近一個季度虧損額達到了6個億,平均每個月虧損額高達2億。淘集集的直接死因是B輪融資2億美元未能到位,“錢盡企亡”。但是按照這個燒錢速度,即便B輪的2億美元融資能夠到位,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

淘集集B輪融資失敗的“猝死”只是必然結局的提前到來,失敗的根本原因是:盲目重復他人的成功模式,遲早會發現走不通。

“下沉”的概念這幾年熾手可熱,但事實上“三四線”的市場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比如說,準一線城市南京和三線城市鹽城同在江蘇省,人口都在800萬的量級。但兩者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相差3.2倍,南京是5832億元,鹽城是1778億元——差距是驚人的。即便和海口市這樣的二線靠后的城市相比,鹽城的差距也不小——海口市230萬人口,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58億元,按人均計算也要比鹽城高出三分之一左右。

由此可見,理論上很廣闊的三四線市場,實際體量是有限的。有限的體量下,已經有了一個龐然大物,留給淘集集的空間并不大,甚至說是極為逼仄的。更關鍵的是,對方先行優勢明顯,這就導致后來者的獲客成本高出很多,后續的客源競爭也會更為慘烈。投資人一旦認清了形勢,退縮的可能性很大——畢竟深耕“鹽堿地”的風險是明擺著的。

互聯網思維長于顛覆,互聯網企業重在創新。遺憾的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在顛覆性思維和創新模式上均存在短板,跟風炒作的“創業”不乏其人。一個成功的案例可以復制出很多失敗的跟風,獨角獸的背后往往跟著一長串食物鏈。

尤其是走別人的路,還要不計后果地補貼燒錢,這樣的模式就更難走通。即便對三四線城市的未來充滿信心,要真正沉下去培育新消費者,但資本燒不到那一天,也不會有這樣的耐心,到頭來可能只是給他人做嫁衣裳。

由此可見,猝死頻發的中國互聯網企業是該認真反思一下發展模式的問題了。沒有真正的創新、沒有核心技術,也沒有準確的市場判斷,只有模式復制和“有錢任性”,是打造不出某寶、某多第二的。

□關不羽(專欄作者)

編輯:孟然  校對:盧茜

推薦閱讀:

“長生液”喝了能活120歲,這是鄉醫還是神棍?|新京報快評

公號創業合伙人“拆伙”,虛擬財產分割宜有法可依|新京報專欄

公共采購領域都需要錙銖必較的“靈魂砍價”|新京報專欄

眾籌公益平臺醫院“掃樓”:別讓粗放操作消耗社會愛心 | 新京報快評

貧困縣50萬聘專職科技特派員,看點不在薪酬|新京報快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vpO0A1D8QQPp9N30X6mrBx59FKiba2sNGLZgaWlJwiaL4C5SEnlU7NrrWyvs2HLZnrmeSU6yZMRiazVianj7bhFc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