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年,中國最后的“海賊王”被招安了

 

乾隆自稱創造并延續了中國的盛世,但他臨死時,卻把自己的兒子、大清帝國皇位繼承人愛新覺羅·颙琰(即嘉慶皇帝),按在了火藥桶上。

坐在火藥桶上的嘉慶,面對帝國事故頻發,一刻不得消停,心累啊——

好不容易,隱忍了3年,終于扳倒巨貪和珅;

誰知川楚白蓮教起義,一觸即發,釀成了清朝中期最大的一次內部戰亂;

期間,在紫禁城內,遭遇了一次莫名其妙的刺殺,差點連命都丟了;

后來,又有一股天理教徒,在太監的接應下沖入皇宮,“釀成漢唐、宋明未有之事”……

 

不僅如此,來自帝國邊疆——華南的海上力量,同樣讓這個帶有悲劇性宿命的皇帝,顯得十分焦灼。

1805—1809年,4年內,兩廣總督先后換了四任;

1805年左右,一年之內,廣東換了三任水師提督;

1808年,廣東總兵林國良被殺;

一年后,1809年,另一個總兵許廷桂被殺(有的說自殺)……

 

這一切,都與縱橫華南海疆的海盜聯盟有關。

19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是乾隆死后嘉慶親政的探索十年,也是延續了300年的明清海盜最后的黃金十年

當時沒有人想到,帝國與海盜的這場終極較量,將深刻改寫這個國家的近代宿命。

嘉慶皇帝

1

嘉慶開始親政的時候,這個國家已經有100多年沒有出現能與朝廷對抗的大海盜了。但他沒有料到,帝國海疆貌似風平浪靜,其實深流暗涌。

中國海盜黃金時代的第三次高潮,醞釀其中。

按照史學家的劃分,大約從明朝中期1520年起,中國海盜經歷了長達300年的黃金時代。而這300年間,形成了海盜發展的三次高潮。

第一次高潮,出現在明朝中期,特別是嘉靖年間(1522—1566),被認為是海盜騰飛的時期。這一時期北起山東、南至廣東的漫長海岸線上,海盜人數激增,并組織起強大的海盜集團。在官方的定義里,這些海盜都被稱為“倭寇”,但實際上,“倭寇”除了少數的真倭(日本人),大部分是中國東南沿海的漁民與海商。

由于明朝實行海禁政策,這些海盜大多亦商亦盜,游走在違法外貿的邊緣,期望得到朝廷的接納。最著名的大海商非汪直莫屬,汪直擁眾十余萬,旗下大小船只無數,自稱“凈海王”,鼎盛時期是東南海域、乃至日本海一帶的海上一哥。他在1559年被朝廷誘捕,隨后處死。

第二次高潮,出現在明清易代之際。東南海盜經過約半個世紀的沉寂之后,在明末重新崛起。這時候的代表人物,是鄭芝龍、鄭成功家族。鄭氏父子倆建起了龐大的海上帝國,在福建、臺灣一帶,沒有鄭氏的批準,任何船只都不得出海。

清朝入主中原后,感受到鄭氏集團的極大威脅。從清初就頒行了一系列嚴厲的遷海政策,強迫福建、廣東的大部分沿海居民內遷30—50里,摧毀所有的房屋和財產,堅壁清野,切斷海盜的陸上供給。這些政策給沿海居民帶來沉重的災難,也使得清朝與海上世界劃上了一條再難彌合的裂縫,但鄭氏家族的海上勢力幾乎未受影響。直到1684年,康熙發動戰爭收復臺灣,才算徹底掃清了鄭氏勢力。

嘉慶對于海氛寧靜的錯覺,正是源于曾祖父的這次強力行動,使得東南沿海在此后的100年里,無風無浪。曾經顯赫一時的海上大盜,似乎銷聲匿跡了。

不僅嘉慶這樣想,他的父親乾隆,在晚年還曾得意地說,“廣東現無緊要事件,其海洋盜匪,節經福康安搜拿整頓,漸已斂跡”。

乾隆說這話時,是1793年。僅僅數年后,中國海盜就迎來了黃金時代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高潮。廣東海盜甚至喊出了“紅旗飄飄,好漢任招,海外天子,不怕天朝”的口號。

乾隆已經去世,無法看到這打臉的一切,但嘉慶卻實實在在心塞得很。

在皇帝眼里小打小鬧的海盜,怎么突然間就崛起為危及帝國海疆的強大勢力呢?

華南海盜與清軍交戰

2

曾任兩廣總督的倭什布說過,乾隆五十四年(1789)以前,廣東無大海盜,也未發生海盜膽敢與官兵對抗的事,有的只是沿海的貧窮漁民和疍戶,幾個人糾合起來,伺機對過往商船進行搶劫而已。

也就是說,當時的海盜還未職業化,他們大多生活在良民的邊緣,具有雙重身份,時而漁民,時而海盜,通常只是為了貼補家用才鋌而走險。

然而,1790年以前,海盜雖然只是小打小鬧,游走在灰色地帶的人卻越來越多。一個根本原因是,乾隆三十四年(1769)以后的40多年內,廣東人口激增。統計數據顯示,1769年,廣東人口約683萬,到1812年,飆升到了1890萬,40余年間增加了1200多萬人

人口激增導致人地關系緊張,歷史學家梁方仲測算,嘉慶年間廣東人均耕地面積約1.6畝。這是什么概念?清代學者洪亮吉說,人均4畝地才能維持生計。廣東的人均耕地,遠遠達不到這個數,導致省內三大族群為了爭奪土地,關系日趨激化。

生存斗爭的結果,是把更多人往水上趕——靠海為生。這些人被迫離開土地后,只能世代以船為生,而且往往兼具雙重身份:漁民和海盜

據統計,清朝中期,單是廣州附近水面,就生活著大約8萬名船上居民

廣東漫長的海岸線,眾多天然的海港,無數的大小島嶼,這些都是海盜的最佳藏身之處。位于大清欽州防城和越南萬寧州之間,有一個叫“江坪”的邊境小鎮(1885年后劃歸中國)。因為遠離兩國行政中心,江坪處于無政府狀態,聚集了大量的來自廣東和越南的商人、漁民和逃犯,每一個人都是潛在的海盜。中越兩國水師在緝捕過程中,擔心產生越界問題,使得江坪更加淪為無法無天者的樂土。就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成為滋生華南海盜最大的巢穴。

用歷史學者穆黛安的話來說,中國人去江坪時是漁民,出來時便成了海盜。

僅僅這些因素,還不足以使大量的小股海盜有能力對抗政府官兵。當時的廣東官員在反思華南海盜驟然坐大的原因時,不約而同地提到了越南一場歷時30年的動亂——西山農民起義

從1770年代開始,越南爆發了以阮文惠兄弟為首的西山農民起義。到1787年,西山軍攻入河內,阮文惠得國,乾隆封其為安南國王,并改名阮光平。不過,西山政權建立后,越南政局并未穩定,南方的阮福映在法國人的支持下,與西山軍進行了長達十幾年的戰爭。

在這場漫長的戰爭中,西山政權國用匱乏,遂獎勵海賊,四出劫掠。棲居江坪的華南海盜與西山政權結成利益共同體,通過向西山軍提供劫掠來的物資,把西山政權變成他們銷贓的大客戶;另一方面,海盜們開始作為海上軍事力量,加入西山軍,共同戰斗。中國海盜后來幾乎參加了西山軍所有的海戰。

作為回報,西山政權阮光中向海盜首領提供船只和武器,并賜予他們招兵買馬時封官許愿的權力,給他們頒發了一堆通行證和印信。

這樣,長期活躍在華南海域的海盜們,一夜之間就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他們返回中國,完成劫掠后,來到越南,向阮光中繳納戰利品,而阮光中則向他們提供安全的庇護港和可觀的分紅。那段時間,東南沿海的大小海盜都知道,越南有個光中皇帝,是“大老板”。奉光中皇帝為“大老板”,他們就能在海上攫取更大的利益。

背靠越南西山政權,華南海盜在這個歷史契機中逐步做大。據歷史學者劉平分析,西山軍向海盜提供的武器船械十分精良,海盜船比廣東水師的船大三四倍,炮彈比水師的重十來斤。不僅如此,海盜們還從西山軍那里學到了高超的作戰技術和組織方法,在與阮福映軍打海戰的過程中積累了實戰經驗,懂得了怎樣在海上使用火炮和建立據點。

陳添保莫官扶鄭七等海盜大幫,經過越南內戰的洗禮,迅速崛起。

在18世紀的最后十年,曾經小打小鬧的華南海盜,無論是船只、武器裝備,還是規模、組織結構,都上了一個新臺階。在海盜內部,形成了不同的幫派,每幫下面,又分成大股、小股,既聯合行動,又互相制約。

海盜們甚至開始主動挑釁官府。

根據地方志記載,1801年9月,海盜傳奇人物鄭七,聯合另一名海盜魁首,對廣東粵西吳川縣的一個要塞發起突然襲擊,差點占領了該要塞。幸好一名把總命令手下啟用大炮,才抵擋住了海盜的進攻。但隨后,海盜們佯裝成村民,從要塞的背面突入,并在戰斗中殺死了那名把總。

然而,此次官方的失利,在時任兩廣總督吉慶寫給嘉慶皇帝的匯報奏折中,卻變成海盜們在海面上劫掠商船,被吳川縣要塞士兵發現后,把總召集眾人劃艇出海與海盜火拼。戰斗中,海盜被殺多人后撤退,而該名把總也犧牲了。

同一個事件,卻出現了不同版本。關鍵的區別是,戰斗到底是在海上還是陸上進行。海上是海盜的勢力范圍,官兵出海作戰,表達了一種進擊的姿態;而陸上是官府要確保安全的地方,如果讓海盜打上來,那就丟死人了。歷史學者穆黛安推測,此戰十有八九是在陸上進行,兩廣總督向皇帝隱瞞事實,是因為如果此類事件發生在他所管轄的陸上,就難免要受到朝廷的斥責。

由此事也可以看出,地方官府已經對日漸壯大的海盜勢力產生了懼怕心理。

這幫依托于越南西山政權坐大的華南海盜,最終在1802年與阮福映軍的一場海戰中徹底落敗。阮福映不僅將俘獲的3名海盜魁首獻給清廷處置,而且一舉摧毀了海盜巢穴江坪,將最難對付的海盜巨魁鄭七俘獲并斬首。

經此變故,在越南失去靠山和根據地的華南海盜,縱之歸海,重新殺回了廣東沿海。中國東南曲折漫長的海岸線,又將迎來風起云涌的一段歷史。

華南海岸線不再平靜 圖源/攝圖網

3

1802—1805年,是海盜集團內部混戰的3年。由于之前的海盜巨魁被越南阮福映或抓或殺,華南海盜一時群龍無首,各個幫派、每個盜首都想爭奪老大的位置,導致混戰不休。

1805年,嘉慶十年。華南的海盜幫派,終于坐下來,簽訂了一個協議。七大幫派的魁首,為了各自的長遠利益,作出讓步,一個松散的海盜聯盟就此形成。

七大海盜幫派,分別是:

鄭一(鄭文顯):紅旗幫,船艇600—1000,人數2萬—4萬;

烏石二(麥有金):藍旗幫,船艇160艘以上,人數大約1萬;

郭婆帶(郭學顯):黑旗幫,100余艘船,人數1萬;

總兵寶(梁寶):白旗幫,約50艘船,人數不明;

東海霸(吳智青):黃旗幫,船只、人員不明;

金牯養(李相清):綠旗幫,船只、人數不明;

鄭老同(鄭流唐):簽約不久,就投降了清廷。

 

鄭老同投誠之后,華南海盜聯盟為六大幫派,分別領有幾十到上千不等的船只,縱橫馳騁,威赫一時。

這個聯盟的核心,是實力最為雄厚的紅旗幫幫主鄭一

鄭一出身于海盜世家,祖上鄭建據傳是鄭成功軍隊中的一名軍官,后逃到粵西廣州灣,做了海盜。傳到第四代,出了兩個海盜巨魁,一個是最愛君前面講到的鄭七,西山政權中的海盜首領之一;另一個就是鄭一,鄭七的堂弟,之前也參加過越南內戰。

鄭一的影響力,源于旗下的船只和人員在海盜群體中占據絕對優勢。而且,聯盟中的其他兩大幫——藍旗幫和黑旗幫,都與他有很深的淵源。藍旗幫老大烏石二,控制著整個雷州半島,是鄭一的重要合伙人。黑旗幫老大郭婆帶,出身疍戶,早年被鄭一擄掠,并強迫入伙為盜,由于受到鄭一的寵信而一步步做到一幫之主。

這些海盜幫派在雷州半島香港大嶼山,建立了基地,取代原來的江坪,成為新的海盜巢穴。

1807年11月,42歲的鄭一突然死于越南。有的說他被大風刮入大海淹死了,有的說他死于越南的一場戰斗。

按照一般的劇情發展,一個權勢極大的首領死去后,這個幫派要么散了,要么分裂了。但鄭一死后,紅旗幫不僅沒倒下,聲勢還更加壯大。因為,接替鄭一位置的那個人,也是一個傳奇人物——鄭一的遺孀石香姑,江湖人稱“鄭一嫂”,西方人叫她“龍嫂”。

鄭一嫂,本是廣東一名船上妓女,后被鄭一擄去,娶為妻。但她不是一個普通女子,一入海盜團伙,自始至終均有介入丈夫的海盜活動,在鄭一生前就培植了自己的勢力,并在紅旗幫中樹立起極大的權威。因此,在鄭一突然去世后,她能很快實現權力的轉移。

而協助她順利掌權的,是她的得力助手、干兒子兼情人張保仔(本名張保,廣東人習慣稱其為張保仔)。

張保仔堪稱華南海上最后一個大佬。

據可靠文獻記載,張保仔是廣東新會一個漁民家庭的兒子,15歲時隨父親出海捕魚,遇到鄭一的海盜幫劫掠,人被擄走。鄭一見到張保仔,被他的“聰慧,有口辯,且年少色美”吸引,遂“嬖之”。后來,張保仔成為鄭一的干兒子,實際上也是他的同性戀對象。得到寵信后,張保仔很快升為海盜頭目。

張保仔為人酷烈,有俠氣,“每劫掠時,眾有不前者則殺,得財悉瓜分,不事蓄積,掠人不妄害”。但他對鄭一嫂忠心耿耿,遇事必先請而后行。鄭一死后,鄭一嫂很快就跟張保仔發生了性關系,通過這一層關系,更加鞏固她的地位。在海盜聯盟中,幾乎都知道鄭一嫂和張保仔表面是義母與義子,實際上是情人關系。

鄭一嫂和張保仔掌權期間,海盜幫派制定了嚴苛的行為規范。比如劫掠來的財物要交給旗主統一分配,不得強奸女票,不許發生亂七八糟的性行為等等。曾被紅旗幫俘獲的肉票、英國人格拉斯普爾,后來在回憶錄中說,違反規定的海盜將受到鞭撻、監禁甚至凌遲,結果,所有海盜條令均得到嚴格執行,這“幾乎令人難以置信”。

鼎盛時期,華南海盜聯盟的“生財之道”主要有以下幾種方式:

第一,劫掠商船,綁架肉票,綁架后勒索贖金。肉票的親屬一旦對贖金表示猶豫,他們會立馬寄出肉票的一根手指或一只耳朵,以示恐嚇,手段毒辣而殘忍。他們唯一遵循的江湖規矩是,收到贖金,立馬放人,從來沒有發生食言的案例。在海盜眼里,最值錢的是洋人,被紅旗幫綁架的英國人格拉斯普爾,最終花了7654西班牙銀元才被贖回。

第二,控制粵西的運鹽航線。通過對運鹽船隊的劫掠,把大鹽商們都嚇到了,鹽商們直接向海盜交納一筆保護費,以換取安全通行的權利。到后來,大鹽商甚至為海盜提供糧食和武器,讓他們為運鹽船護航。這就變成了海盜幫派的固定收入。類似的生財之道,很快被海盜們用在了鴉片商身上。

第三,直接將勢力向陸地上滲透,在華南沿海一些市鎮、村莊收取保護費。那些抗命的市鎮、村莊,難逃被夷為平地的厄運,上岸的海盜殺死男性村民,擄走婦女兒童。最囂張的時候,海盜們公然襲擊官軍營地,搶奪武器彈藥,無所畏懼。

他們會通過制造殘忍的名聲,來傳播海盜的震懾力,對膽敢抵抗的商船船員進行非人的折磨,對待打擊他們的水師船員,一旦擄獲,不是凌遲就是開膛破肚,手段極其兇殘。據當時的西方人觀察,海盜們在參加戰斗前,都會將火藥摻入酒中喝下,有時甚至會吃下被擄者的心肝,借此壯膽。

他們劫掠的手段也十分卑劣。在打定主意劫掠一艘大商船之后,他們會先劫下兩艘小渡船,把同伙安置在小渡船上,偽裝成遭遇海盜襲擊的樣子,向大商船求救。當大商船出于同情實施救助,允許他們登上船艙時,他們就露出真面目,與此同時,幾艘海盜船靠攏過來,一起對大商船進行洗劫。

海盜聯盟在鄭一嫂、張保仔等人的帶領下,在4年時間里規模擴大了一倍。1805年,六大幫派大約有800多條船,到1809年,已經擁有1800條船和7萬人。歷史學者穆黛安說,這個規模是1588年英國艦隊和西班牙無敵艦隊兩者規模之和的兩倍。

而此時,廣東水師的兵力和船只,僅為海盜聯盟的1/4左右。

對于紫禁城內的嘉慶皇帝來說,該操心的遠不止于此。

在華南海盜聯盟勢力最強的同一時期,帝國東南閩浙海疆也出現了一個海盜巨魁——蔡牽。南起福建、北至山東的廣大沿海地區,都曾留下蔡牽的海盜幫進犯的痕跡。在其鼎盛時期,1805—1806年,蔡牽自稱“鎮海威武王”,不斷進犯臺灣,想學鄭氏家族獨占臺灣為長期據點。

嘉慶被帝國海岸線充斥的龐大的海盜勢力,徹底激怒了。他幾乎對那些地方官員破口大罵:

現在閩浙粵三省海盜這么猖狂,還不是各個衙門的官員胥吏,與這些海盜聲息相通,提供庇護,收受陋規導致的!

 

西方電影中的“清夫人”,原型是鄭一嫂

4

1805年春天,嘉慶寄予厚望的新任兩廣總督那彥成到位了。

這個滿族高官,以鎮壓白蓮教起義成名。嘉慶顯然是想利用他的鐵血個性,去廣東發動一場清剿海盜的大行動。

但,那彥成很快就領教到,華南海盜這塊硬骨頭有多難啃。

廣東的水師官兵,懼怕海盜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經常以船只壞了為由,不出海緝盜。實在推諉不過,必須到海上巡查,大多時候也繞開海盜經常出沒的海域。

而海盜的勢力,確實如嘉慶所說,已經滲透到了官兵內部。官匪相通,導致清廷發動的打擊海盜行動屢屢失敗。1805年3月,廣東巡撫孫玉庭得到一個海盜頭目潛回老家陸豐縣的密報,隨即率兵前往搜捕。突然,一個官兵一聲槍響,泄露了整個秘密抓捕計劃,行動宣告失敗。

雄心勃勃的那彥成,在當年9月份發起一場清剿廣州灣海盜的戰役。雖然官軍出動全部主力,取得擊斃海盜600名、俘虜230多名的戰績,但這點損失對于海盜聯盟來說根本就微不足道,而官軍卻耗盡了所有精力。此后,廣東水師再也打不動了,那彥成只得走回傳統的老路子——改剿為撫

那彥成把主要精力放在招撫海盜的計劃上。他命人在沿海城鄉遍貼“通諭口岸接濟自首免罪”“通諭裹脅難民殺賊投誠立功”等告示,規定一名海匪來投,可免其罪并賞銀10兩,海盜頭目帶隊投誠還可額外得到官銜。

這個計劃反響“熱烈”。很多海盜紛紛帶著據稱是海盜大頭目(實際上無法分辨是肉票或者無辜漁民)的人頭,向官府投誠,目的是換取賞銀和官位。在這一撥投誠的浪潮中,官府至少接納了3000名海盜,其中數十名匪首搖身一變,當上千總、把總等官。

但事實上,真正強悍的海盜,仍舊活躍在華南海面上,并且囂張到時不時會對珠三角的重要市鎮發起攻擊和劫掠。那彥成對這些情況通通隱匿不報,只向皇帝匯報海盜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假消息。直到廣東巡撫孫玉庭揭穿了假象,指控那彥成向海盜濫賞頂戴銀兩,開了一個非常惡劣的先例。

孫玉庭在奏折中向嘉慶說,原本罪該萬死的海盜,現在非但不問其罪,還加以重賞、授予官位,以致民間出現了“為民不如為盜”的俗語。

1805年12月,任職不到一年的那彥成,遭到解職。后來被判充軍,流放伊犁。

兩年多后,1808年初,一起悲劇發生了。

當時,浙江提督李長庚,追剿福建海盜巨魁蔡牽,在進入廣東洋面后,進行了一整夜的戰斗。但李長庚不幸被海盜船發炮擊中,次日斃命。

這起悲劇對廣東的官員震動很大,一個恪盡職守、力主剿匪的朝廷要員,最終命喪大海,結局悲情。時任兩廣總督吳熊光的第一反應,是趕緊向嘉慶請求組建一支新艦隊。

不過,吳熊光永遠也等不到皇帝的批復了。

在他上奏之后,張保仔率領的海盜聯盟就侵入珠江口,把戰火燒到廣州城外。70多歲的虎門總兵林國良在戰斗中喪命。海盜們在后來的戰斗中,幾乎掃清了進入珠江的一切障礙,出入珠三角如入無人之境。第二年,1809年1月,吳熊光被撤職。

新任兩廣總督來不及到任,走到半路就死了。嘉慶只好臨時更換人選,提拔漢軍正黃旗人百齡為繼任兩廣總督。

百齡是4年內的第四任兩廣總督。

百齡到任后,采取了兩條措施,一是改海路運鹽為陸路運鹽,二是下令實行“海禁”。通過這兩招,切斷海盜的補給來源。

廣東沿海居民苦于海盜肆虐,這次愿意配合官府的行動,出海的漁船紛紛回港,秘密為海盜提供糧食的內奸,也受到了嚴懲。海盜們撐不住了,紛紛上岸搶劫糧食。

1809年7月,虎門總兵許廷桂的船隊被海盜圍住。經過激烈的戰斗,許廷桂最終被張保仔的紅旗幫殺死,尸體拋入大海。這是一年時間內死于海盜之手的第二個廣東總兵。

百齡知道,要擊敗強大的海盜聯盟,官軍并不可恃。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珠三角各地的精英和民眾身上,發動團練,組織鄉勇,通過人民的力量保家衛國。

這是一場慘烈的對決。一些市鎮的村民組織起來,打贏了入侵的海盜,但另一些市鎮,則遭到海盜們的瘋狂報復,最終被洗劫一空,放火燒光。順德一個村子,在海盜洗劫過后,帶走了全村的婦女兒童,僅留下被殺村民的80個頭顱,掛在村口的榕樹上。

1809年下半年,整個廣州城陷于恐慌之中,囂張的張保仔張貼告示,要求百齡交納贖金,換取廣州安全。駐廣州的英國領事館報告稱,大小河道出沒無常的海盜船隊,已經使清朝最繁盛的通商城市的進出口貿易十分糟糕。

澳門——葡萄牙人占據的貿易據點,也一度被海盜聯盟圍困。

在這種形勢下,廣東官員開始聯合英國、葡萄牙的艦隊對海盜聯盟進行追剿。1809年11月20日起,廣東水師提督孫全謀率領百余艘兵船,會同葡萄牙艦隊,突襲紅旗幫的基地大嶼山。這場旨在一舉消滅鄭一嫂、張保仔海盜集團的海戰,在歷史上被稱為“大嶼山(赤瀝角)之戰”

戰后,葡方海軍向澳門報告,吹牛說他們摧毀了1/3的海盜艦隊,但清朝方面則承認這次海戰,聯合艦隊失敗了。當時被紅旗幫綁架為肉票的格拉斯普爾,后來回憶說,聯合艦隊一字排開,對大嶼山海盜基地進行輪番炮轟,但9天后,11月29日,張保仔的船只都修理好了,算準風向和潮汐,起錨揚帆,輕易就突破了封鎖線,一點也不把聯合艦隊放在眼里。

紅旗幫以這樣孤傲的姿態,證明了大清和葡萄牙聯合剿匪行動的失敗。

據說,張保仔在得意之際,曾命人給在澳門的葡萄牙長官寫信,讓對方提供4艘軍艦,等他張保仔打下整個帝國之后,愿意以兩到三個省作為回報。

這次清剿海盜的聯合軍事行動失利后,憂心忡忡的兩廣總督百齡,認為自己也逃不掉前面幾任總督的相同命運了。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在華南海盜聯盟實力如日中天之時,崩潰的危機悄然到來。

張保仔畫像

5

一場內部分裂,毫無征兆地結束了華南海盜的黃金時代。

黑旗幫魁首郭婆帶,推倒了第一枚多米諾骨牌。

郭婆帶的命運跟張保仔很像,都是出身漁民家庭,少年時代被鄭一擄獲后,得到寵幸而加入海盜幫,晉升為海盜頭目。跟所有海盜都不一樣的是,郭婆帶非常喜歡讀書,船艙內藏著很多書,史書說他“手不釋卷”。他的船頭錦幔上寫著兩行大字:“道不行,乘槎浮于海;人之患,束帶立于朝。”可見這個海盜頭目的見識非同一般。

論資歷和文化水平,郭婆帶都在張保仔之上。但鄭一死后,年輕干練的張保仔憑借與鄭一嫂的特殊關系,扶搖直上,這引起了郭婆帶等一批老資格的不滿,只是礙于鄭一嫂的情面而未發作。

有的文獻記載說,郭婆帶其實也傾慕鄭一嫂,所以郭、張二人還是情敵關系。

在大嶼山之戰的尾聲,張保仔的船隊沖出中葡聯合艦隊的包圍圈后,曾派人給郭婆帶送信,請求黑旗幫支援。郭婆帶拒絕了。張保仔惱羞成怒,發誓要報郭婆帶的不義之仇。兩人的矛盾,自此公開化。

僅僅10天之后,黑旗幫與紅旗幫就發起了一場攤牌之戰。在張保仔與官軍的一場對戰中,郭婆帶的船隊突然出現,并圍住了張保仔的退路,張保仔立即對其發起攻擊。戰斗的結果,郭婆帶取得勝利,俘獲了紅旗幫300多人和16艘戰船。

有了這次戰績作為籌碼,郭婆帶派人向朝廷釋放了投首的誠意。

事實上,兩廣總督百齡在戰勝海盜無望的情況下,也暗自采取了那彥成當年的做法——招撫。只是百齡比那彥成精明,沒有一撫到底,而是邊剿邊撫,雙管齊下,希望從內部攻破海盜聯盟的堡壘。

百齡等到了這一天。

1810年1月,他親自趕往歸善縣,在那里接待了黑旗幫魁首郭婆帶和黃旗幫一名重要頭目馮超群。兩名海盜首領帶來5500多名海盜、110多艘帆船和500門火炮,向朝廷投誠。郭婆帶還交出了不久前俘獲的紅旗幫300多名海盜。

作為回報,百齡賞予郭婆帶把總的官銜。

郭婆帶的投誠,起到了極大的示范作用。很快,投誠的海盜達到了9000人。當初六大幫派的海盜聯盟,無形中被瓦解了。

張保仔的紅旗幫,依然實力雄厚,但他已經開始懷疑與朝廷對抗下去的意義。在上一年,1809年,福建海盜巨魁蔡牽在得到張保仔和烏石二的援助后,仍然被官軍擊敗,死了。華南六大幫派之一,白旗幫幫主梁寶,也在這一年死了。現在,與他反目的黑旗幫幫主郭婆帶,投降了朝廷。中國海盜衰歇的勢頭,看來是越發明顯了。

張保仔可能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獨和孤立的滋味。他也動了投誠的念頭。

他派人與官府接觸,試探投誠的可能性與條件。

就在郭婆帶投誠一個多月后,張保仔與百齡第一次會面,談條件。張保仔堅持朝廷要給他保留80艘船和5000人,而他將以這支隊伍加入清剿華南其他海盜的行動。百齡則認為,如果是真心來投,就應將船只器械全部上繳,將來隨同官兵出海剿匪,戴罪立功,還怕沒船、沒人?

史載,在雙方談判過程中,突然有10艘英國船開炮駛過。張保仔十分警覺,懷疑官府與洋人背后有陰謀,立馬率隊離開珠江口,駛出外洋。談判因此中斷了。

此后,張保仔投誠之事一直陷于膠著狀態,沒有突破性進展。直到兩個月后,鄭一嫂出馬,才打破了僵局。

1810年4月,鄭一嫂不顧眾人反對,僅帶了一隊婦女兒童,前往廣州面見百齡。她始終要求百齡承諾給張保仔保留一支船隊,最后,百齡屈服于她的要求。

數日后,張保仔、鄭一嫂的紅旗幫有17318名海盜226艘帆船1315門火炮,向廣東當局投誠。當局則授予張保仔千總的職銜,允許他保留一支有二三十艘帆船的船隊。同時,鄭一嫂被準許嫁與張保仔。

至此,馳騁華南海域十余年的第一海盜大幫,煙消云散。

張保仔、郭婆帶雙雙受命于朝廷,開始率水師親征,圍剿廣東西南洋面上的海盜余部。

同年夏,黃旗幫幫主吳智青(東海霸)降清,藍旗幫幫主麥有金(烏石二)被斬獲。廣東海盜余部遂告土崩瓦解。中國大規模海盜活動的高潮,落下了帷幕。

在投誠7個月后,張保仔被調往福建任參將。兩年后,1813年,他和鄭一嫂有了一個兒子。再后來,張保仔被擢升為福建閩安副將,委任到澎湖駐守,鄭一嫂被誥封為命婦。就在張保仔還可能進一步升遷的時候,1820年,監察御史林則徐向朝廷上奏,提出“勿忘臺灣鄭氏”,意見被朝廷采納。從此,張保仔再沒有升職,以副將終身。

1822年,道光二年,張保仔病死于澎湖任上,終年36歲。鄭一嫂第二次成為寡婦。

兩年后,鄭一嫂帶著11歲的兒子回廣東南海縣定居。據說她在家祠中供奉著兩廣總督百齡的畫像(百齡死于1816年)。

到1840年,時任兩廣總督林則徐翻起張保仔的舊案,上奏說,張保仔“所聚大小匪艇數百艘,盜伙數萬人,劫掠商民,戕傷將士,其罪逆更有甚于鄭一,粵省濱海村莊,受其荼毒之慘,至今閭巷傳聞,痛心切骨”。意思是,這樣的人即便投誠了,也是朝廷罪犯,無法洗白。在林則徐的建議下,朝廷褫奪了鄭一嫂“命婦”(朝廷命官之妻)的頭銜。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作為曾經最為傳奇的女海盜,鄭一嫂開了一家賭場,過著淡漠的生活。她老死于1844年,終年69歲。

19世紀西方報刊上的鄭一嫂畫像

6

隨著雄霸帝國海疆的大海盜相繼被剿滅或被招安,嘉慶終于在他統治的后期實現了海不揚波。

但是,僅僅過了30年,當英國的戰艦從海上來,用船堅炮利轟開了帝國的大門,他的繼承人道光皇帝感受到了一種更深刻的來自海上的屈辱。后來的史學家定義這個時期為“嘉道中衰”,說明道光朝承受的屈辱,嘉慶朝是脫不了干系的。

美國歷史學者安樂博說,1520一1810年是中國海盜的黃金時代,中國海盜無論是在規模上還是在范圍上,一度都達到了世界其他任何地方的海盜均無以匹敵的地步。

但在1810年,以張保仔為首的海盜幫派被招安或被剿滅后,清政府未能抓住這一向海洋發展的良機,仍然執行內收性海洋政策,將掌控海洋社會權力的勝利果實丟棄掉。

對于海盜的投首,清政府雖然表現出了相當的寬容,赦免其罪,賞賜官位,但在對投首海盜的安置上卻出現了極大的失誤——絕大部分擅長海上作戰的海盜,被強行遣散至內地,并令地方官嚴加管束,永遠扼殺了他們再次涉足海洋的機會。

從某種意義上說,帝國海盜的消失,是大清帝國的勝利,卻是構建海洋帝國的失敗。

史學家已經達成共識,這是大陸性王朝的統治思維使然。大陸性王朝“總是充分利用大陸資源,以消滅海盜為第一目標,把國家水陸武裝力量用于禁海遷界,以斷絕沿海對海盜勢力的交通接濟為海防的不二法門。王朝國家這種與海盜海商勢力勢不兩立的姿態,是中華民族在近代以來迭遭不幸的一大根源”。

與此相對應的是,西方的海洋性王朝。最早的海上霸主葡萄牙西班牙,無一不是通過海盜方式向世界擴張并掠奪財富;繼起的荷蘭,靠劫掠葡、西的商船起家,以“海上馬車夫”聞名于世;給中國造成近代民族創傷的英國,更是公開支持本國海盜對其他國家的掠奪活動,同時限制其對本國商船的劫掠。正如英國女王伊麗莎白的寵臣雷利所說:“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世界貿易,而誰控制了世界貿易,誰就控制了地球的財富和地球本身。”

海盜,在這些國家的海上力量建設中,均扮演了重要角色。

同一歷史時期,中國也曾出現海盜的黃金時代,結局卻是另一種命運。

明朝中期以后,汪直、鄭芝龍等海商海盜集團,不僅要對付國外的海上競爭力量,還要迎接來自本國朝廷的剿殺。盡管如此,他們對本國朝廷仍有強烈的體制認同心理。也正因此,汪直才會被明朝誘捕而后殺死,而鄭芝龍也才會最終投降清朝,并在兒子鄭成功東渡臺灣后,失去誘餌作用而被處死。

明清兩朝對于來自海上的力量,都有相同的懼怕,懼怕的結果是要全力殺死它而后心安。

1805年,當英國通過特拉法爾加海戰最終確立全球海上霸主地位的時候,中國華南的海盜聯盟也達到了權勢巔峰。但是僅僅5年后,這股孤立于帝國海疆的強大勢力,就以表面被招撫、實際被遣散的命運收尾。歸根到底,他們無法像在西歐國家一樣,被接納成為合法的海上力量。

中國的海上力量,在官匪對抗的結構中,不僅不能一致對外,反而互相內耗,最終無可挽回地走向了衰落。

如今,我們回望這段歷史,僅能得出一個悲劇性的結論:

19世紀第一個十年,中國海盜的最后一個傳奇時代,留下了恐怖而血腥的歷史記憶,留下了鄭一嫂和張保仔的歷史傳奇,卻沒有留下一點點有利于時代與國家進步的歷史貢獻。僅此而已。

全文完,感謝您的耐心閱讀~  

參考文獻:蔣祖緣、方志欽主編:《簡明廣東史》,廣東人民出版社,1993年[美]穆黛安:《華南海盜》,劉平譯,商務印書館,2019年[美]安樂博:《海上風云:南中國海的海盜及其不法活動》,張蘭馨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3年[美]安樂博:《中國海盜的黃金時代:1520—1810》,王紹祥譯,《東南學術》,2002年第1期[日]松浦章:《明清時代的海盜》,《清史研究》,1997年第1期劉平:《關于嘉慶年間廣東海盜的幾個問題》,《學術研究》,1998年第9期王前山:《中國海盜的命運》,《文史天地》,2005年第3期曾小全:《清代嘉慶時期的海盜與廣東沿海社會》,《史林》,2004年第2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iaib73Xg14yByAzqiaMfzXhEl4wBDt375dzKU6VBEsIneqeTHia2miaiapwM4apQTwmHLwom5eWCyf6sOkIVWljJaJ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